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时预测性生物标志物

2020年12月02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其他癌症

在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属于疾病的晚期,一般会有其它器官的转移。相比于其它癌症,转移性及直肠癌(晚期结直肠癌)的治疗还是比较不错的,甚至有些患者仍有手术的机会,总的来说这类患者在治疗时更多需要考虑到全身治疗的效果,毕竟癌细胞已经在患者体内多处存在。对于已经失去手术机会的患者,治疗效果虽然会有所降低。但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一些生物标志物可以作为治疗预测的指标提供指导,有此类标志的患者效果并不好,有些则是好的。我们来看下对于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初始治疗时的预测性指标有哪些?

直肠癌MDT04-药物.jpg

RAS突变

RAS突变状态可用于筛选从EGFR靶向治疗策略中获益的患者,主要是针对RAS野生型(未突变)肿瘤患者使用抗EGFR MoAb(西妥昔单抗、帕尼单抗)。

EGFR靶向药物

对抗EGFR MoAb西妥昔单抗或帕尼单抗治疗有反应的患者在临床中非常重要。并不能只通过免疫组化(IHC)染色的结果,做出EGFR突变的结果,选择或排除患者使用这两种药物。实际研究显示少数在其他方面未经选择的EGFR阳性肿瘤患者对治疗有反应,且在EGFR阴性肿瘤患者中也观察到了客观缓解(说明药物有效)。

RAS突变已充分确定KRAS激活突变可导致RAS-RAF-ERK通路组成性激活,从而导致肿瘤对抗EGFR药物耐药。在约40%的mCRC患者中检出KRAS基因的激活突变,该突变在原发灶和同时存在的远处转移灶(但不是淋巴结转移)间的一致性很好。建议对转移病灶进行活检。

野生型KRAS外显子2只能保证部分患者可从EGFR靶向药物治疗中获益。已明确KRAS基因外显子2之外区域以及NRAS基因的低频突变,也可介导肿瘤对抗EGFR药物耐。

免疫-基因消除.jpg

在多项试验后,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也要求对正在考虑使用抗EGFR药物的患者全面检测KRAS和NRAS外显子2、3、4突变。抗EGFR MoAb治疗应仅限于经扩大的RAS检测发现突变的患者。


BRAF

BRAF是RAS-RAF-MAPK信号通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5%-10%的mCRC患者存在与KRAS突变互斥的BRAF激活突变。BRAF突变大多为V600E突变,研究表明此类突变与总体预后不良有关。


此外,BRAF V600E突变也似乎对疗效具有预测价值。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即使患者属于RAS野生型,采用EGFR靶向药物不能对存在BRAF V600E突变进行有效治疗。



EGFR扩增

一些研究显示EGFR拷贝数与抗EGFR治疗的疗效有关。


dMMR、TMB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免疫治疗

统计显示3.5%-6.5%的Ⅳ期结直肠癌患者存在DNA dMMR(错配基因修复),其生物学足迹为MSI-H(微卫星高度不稳定)。dMMR/MSI-H型癌症似乎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特别敏感;免疫耐受机制可抑制机体对自体抗原产生免疫应答以尽量减少自身免疫疾病,但这也可能被肿瘤利用而减弱机体对肿瘤抗原的免疫应答。


1

关键词

肠癌预测指标 肠癌治疗效果如何 肠癌EGFR扩增 肠癌BRAF V600e;肠癌MSI检查 肠癌PD-L1检查

010-59575756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18018102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