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乳腺癌切除后隆胸,如何才能不复发?

2020年05月09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乳腺癌

美中嘉和文章统一顶部.jpg

随着乳腺癌诊疗手段的进步,乳腺癌患者治愈率与生存时间不断提升,与此同时,乳腺癌的年轻化趋势也愈发明显,57.4%的中国女性乳腺癌患者确诊时年龄不到50岁,病人们希望恢复健康的同时,保持美丽,享受美好人生。


有调查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20万例乳腺癌患者接受了手术治疗,而常规外科手术后不可避免地造成不同程度的乳房缺失,这使得女性患者,尤其是年轻患者在治愈后长期遭受形体改变带来的困扰。


多个研究显示,乳腺癌乳房切除术后的女性,多数会继发不同程度失眠、自卑、焦虑、抑郁等心理变化,严重时可影响夫妻关系、家庭稳定;部分患者更难以回归正常的工作和融入日常的社会生活。所以乳腺癌治疗后乳房重建,在治愈躯体病变的同时,也能治愈患者的心灵。但隆胸术和乳腺癌的治疗,是否有禁忌与冲突之处,又常成为困扰患者的问题。

MDT-乳房切除隆乳-影像.png

左乳重建(背阔肌肌皮瓣+假体左乳重建)+右乳假体置入


此次参加多学科会诊的李女士,年仅36岁,尚处于轻熟女性的花样年华。去年发现乳房有溢液现象,遂来医院做了乳腺钼靶检查,发现了左乳乳腺癌。外科医生考虑其尚年轻,为其量身定制了保留皮肤乳房切除术,结合植入假体的隆胸重建术,帮助其找回自信。


术后李女士继续进行化疗,但本人和家属担心乳腺癌术后复发,所以寻求美中嘉和国际多学科会诊,期望保持美丽与健康,预防肿瘤复发。一起来了解下。

MDT-乳房切除隆乳-会诊上海医生.jpg


会诊纪实


国际多学科会诊,为患者制定“一人一方案”,其合理化和个性化的诊疗能提升患者生存率,缩短患者诊断和治疗等待时间,同时避免多处问诊、重复检查带来的费用和负担。


会诊开始,与会专家全面、完整地了解了患者的病历、影像等资料,仔细倾听了患者及家属提出的疑问及诉求,随后,针对患者病情及诉求,来自中、外的肿瘤内科、放疗科、影像科、物理师、技师、护理人员等几十人的医疗队伍,开启了此次的多学科会诊。


患者病历

诊断:左乳浸润性导管癌术后,pT1N0M0 ,解剖IA期,预后IB期,luminal B型 ,Her-2(-)

病情介绍患者,女性,36岁


2019-8自觉乳头溢液到医院就诊。

超声:左乳头及内侧低回声-考虑乳腺癌BI-RADS:4c。钼靶:左乳内侧局限致密伴钙化,考虑癌。

2019-8-23行左乳区段切除术。

病理:(左)乳腺浸润性导管癌,非特殊型,III级,部分伴浸润性微乳头状癌分化;癌组织累及脂肪,未见明确脉管癌栓,间质内浸润淋巴细胞约占5%。因患者例假未完全结束,出血较多,决定择期再手术。

2019-8-27行左乳保留皮肤乳房切除+前哨淋巴结活检+左乳重建(背阔肌肌皮瓣+假体左乳重建)+右乳假体置入。术中:切除原肿瘤基底部分胸大肌,冰冻示异型细胞,家属要求继续重建。

病理:肿瘤大小2cm,浸润性导管癌,非特殊型,III级,部分伴浸润性微乳头状癌分化,肿瘤基底见少量癌组织,另送肿瘤基底胸大肌肌束间见少量癌组织;前哨淋巴结(0/2)。IHC:ER (80%+),PR(-),Her-2(-),Ki-67(25-40%+),P53(-),CK5/6(-)。

2019-10-10起行EC方案*4周期:表柔比星 130mg+环磷酰胺 0.9g,末次时间2019-12-18。期间出现III度白细胞减少,偶有呕吐。化疗期间行诺雷得治疗,2020-01起加用依西美坦口服治疗至今。

查体:ECOG 0,左乳形态可,未见乳头,乳晕,重建组织瘢痕愈合可,双乳对称,双乳未扪及肿块,双侧腋窝未扪及肿大淋巴结。

既往史:2019-08诊断“自身免疫性肝病”,口服“优思弗,护肝药物”,外院规律随访治疗。

月经婚育史:末次月经 2019-11,已婚已育,育有1子。

过敏史:无。

家族史:否认肿瘤家族史。


讨论时刻

观点一:术后复发风险高吗?

乳腺癌T1N0M0患者,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放疗的。现在需要深入来看,病理结果中:部分伴浸润性微乳头状癌分化,肿瘤基底见少量癌组织,另送肿瘤基底胸大肌肌束间见少量癌组织,可考虑切缘阳性。


按照美国MD安德森的指南,如果满足“切缘(+),年龄≤40岁,中央区或内侧肿瘤,3级, ki67 >20%”的条件,即有术后复发的风险,该患者在其范围之内,所以需要进行放疗。


另外,据医学大样本调查显示,乳腺癌术后做乳房再造和未做乳房再造的患者的局部复发率和长期生存率是相同的,乳腺癌术后乳房再造也不影响监测乳腺癌术后复发。



观点二:对于乳房重建患者,放疗需要注意什么?

该患者联用假体+自体组织重建,需要在放疗的时候,注意降低放疗的副反应,包括假体/组织界面疤痕形成,包膜挛缩,皮肤愈合障碍,假体破裂或脱出,假体位置不正,以及皮瓣的脂肪坏死、纤维化、萎缩和挛缩。


首先,可在放疗时,采用深呼吸后憋气(DIBH)方法。一项来自丹麦Vejle医院的,针对放疗对病变部位的覆盖以及放疗剂量对器官的影响的研究,其结果指出,在接受放疗的乳腺癌患者中,每日的临床治疗中采用DIBH方案能在不影响对病变区域的覆盖的基础上减轻放疗对心脏和肺组织的影响。


其次,按照美国MD安德森放疗指南,该患者可推荐术后放疗。规范治疗是放疗安全的重要保障。

MDT-乳房切除隆乳-会诊时讨论.jpg


第三,乳腺癌术后乳房再造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即时再造,就是在乳腺癌手术的同时进行乳房再造,其好处是只需进行一次麻醉和手术,住院时间短,费用少,恢复时间短,减少了乳房切除对患者的心理创伤。另一种情况是延期再造,完成化疗和放疗后,经乳腺科医生体检无异常后再造。业界多数学者认为,乳房重建后放疗,由于局部放疗反应、组织纤维化、脂肪坏死,会影响重建乳房的外观。延期再造,术后放置扩张器,等病理结果出来后,如若不需再放疗则取出扩张器按计划重建,无论是自体还是假体,均有足够的皮肤供乳房重建使用,能够很好地避免放疗对乳房外观的影响。所以提醒乳腺癌患者,如果打算做乳房重建,最好在确定手术方案前请多学科会诊专家一起制定最佳诊疗方案。


观点三:是否需要行内分泌治疗?

该患者雌激素受体(ER)为阳性,则不论年龄、月经状况、术后都应该接受内分泌治疗。雌激素在大部分乳腺癌的发生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内分泌治疗可通过降低乳腺癌患者体内雌激素水平或抑制雌激素的作用,达到抑制肿瘤细胞的效果。


会诊结论

经过详细讨论,会诊专家给出如下意见:


放疗+内分泌治疗

MDT-乳房切除隆乳-会诊报告.jpg

美与健康是女性的永恒追求。早期乳腺癌的五年生存率已经达到90%,乳腺癌患者可兼顾美丽与“治愈”。但乳房再造切不可人云亦云、盲目跟风,前文也讲到了各种综合治疗可能会影响到重建的效果,如果方案不合理甚至会影响到肿瘤控制效果,最好在多学科会诊专家团队的指导下制定方案,以免造成遗憾。


文章审较:王斌医生    影像供图:温阿明医生

傅深教授-SHH.jpg

傅深 教授 国际多学科会诊组长

多学科会诊专家N3.jpg

MDT-多学科会诊-二维码.jpg

1

关键词

隆乳 乳腺癌切除 术后隆乳 乳房再建 乳房重建 乳房再造

010-59575756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