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美国癌症协会: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靶向治疗

2020年02月15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肺癌

随着研究人员更多地了解有助于非小细胞肺癌(NSCLC)细胞生长的非小细胞肺癌的变化,他们开发了专门针对这些变化的药物。靶向药物的工作方式不同于标准化疗药物。它们有时在化学药物不起作用时起作用,并且它们通常具有不同的副作用。目前,靶向药物常与化学疗法或自身检查点抑制剂一起用于晚期肺癌的治疗。随着医学研究的深入,针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靶向药物也形成多个种类。

肺癌01.jpg

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抑制血管生长(血管生成)的靶向药物

为了使肿瘤生长,它们需要形成新的血管来保持其营养。这个过程称为血管生成。一些靶向药物,称为血管生成抑制剂,阻止肿瘤周围新血管的生长:


贝伐单抗(Avastin,安维汀)用于治疗晚期NSCLC。它是一种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单克隆抗体。这种药物经常与化学疗法一起使用一段时间。

雷莫芦单抗(Cyramza)也可用于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该药物是靶向VEGF受体(蛋白质)的单克隆抗体。它有助于阻止新血管的形成。


血管生成抑制剂的常见副作用包括:高血压、疲劳、出血、白细胞计数低(感染风险增加)、头疼、口疮、食欲不振、腹泻。

罕见但可能严重的副作用包括:血栓,严重出血,肠孔(称为穿孔),心脏疾病和伤口愈合缓慢。如果在肠中形成孔,则可能导致严重感染,可能需要进行手术修复。

药物图片3.jpg

针对具有EGFR基因突变的靶向药物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是细胞表面的一种蛋白质。它通常可以帮助细胞生长和分裂。一些非小细胞肺癌NSCLC细胞的EGFR过多,使其生长更快。


具有EGFR基因突变的NSCLC中使用的EGFR抑制剂

厄洛替尼(Tarceva 特罗凯)、阿法替尼(Gilotrif 吉泰瑞)、吉非替尼(Iressa 易瑞沙)、奥西替尼(Tagrisso 泰瑞沙)、达科替尼(Vizimpro)【注,还有国产EGFR药物埃克替尼 凯美纳】

这些药物可单独使用(不含化学)作为第一个治疗有在某些突变先进非小细胞肺癌的EGFR基因。这些基因突变在女性,亚洲人和未吸烟者(或轻度吸烟者)中更为常见。


其中奥希替尼属于具有T790M突变的细胞的EGFR靶向药物

EGFR抑制剂通常可使肿瘤缩小数月或更长时间。但是最终这些药物对大多数人停止起作用,通常是因为癌细胞在EGFR基因中产生了另一个突变。


EGFR抑制剂用于鳞状细胞非小细胞肺癌

Necitumumab(Portrazza 耐妥昔单抗)是靶向EGFR的单克隆抗体。它可以与化学疗法一起作为晚期鳞状细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首选治疗方法。


EGFR抑制剂的副作用

所有EGFR抑制剂的常见副作用包括:皮肤问题、腹泻、口疮、食欲不振

更严重但较不常见的副作用。例如,耐妥昔单抗可以降低血液中某些矿物质的含量,这可能影响心律,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危及生命。

药房图片.jpg

针对具有ALK基因改变的细胞的药物

约5%的非小细胞肺癌的基因ALK重排。这种变化通常出现在年轻且患有NSCLC腺癌亚型的非吸烟者(或轻度吸烟者)中。的ALK基因重排产生导致细胞生长和扩散的异常ALK蛋白。针对异常ALK蛋白的药物包括:克唑替尼(Xalkori 赛可瑞)、色瑞替尼(Zykadia 赞可达)、阿来替尼(Alecensa 安圣莎)、布加替尼(Alunbrig )和劳拉替尼(Lorbrena)

这些药物通常可以使晚期肺癌的ALK基因发生变化的人的肿瘤缩小。


ALK抑制剂的常见副作用包括:恶心和呕吐、腹泻、便秘、疲劳、视力变化

可能的其他副作用。某些副作用可能很严重,例如肺部或身体其他部位的炎症(肿胀),肝损伤,神经损伤(周围神经病变)和心律问题。


靶向ROS1基因改变的细胞的药物

大约1%至2%的NSCLC在名为ROS1的基因中发生了重排。这种变化最常见于患有NSCLC腺癌亚型且其肿瘤对ALK,KRAS和EGFR突变也呈阴性的人。该ROS1基因重排是类似的ALK基因重排,有些药物可以与任一或ALK基因ROS1改变细胞起作用。针对ROS1蛋白异常的药物包括:


克唑替尼(Xalkori 赛可瑞)、色瑞替尼(Zykadia 赞可达)、罗拉替尼(Lorbrena)和恩替替尼(Rozlytrek)

这些药物通常可以使晚期肺癌的ROS1基因改变的人的肿瘤缩小。


ROS1抑制剂的常见副作用包括:头晕、腹泻、便秘、疲劳、视力变化。一些副作用可能很严重,如肺部或身体其他部位的发炎(肿胀),肝脏损伤,神经损伤(周围神经病变)和心脏问题。


靶向BRAF基因改变的细胞的药物

在某些非小细胞肺癌中,细胞的BRAF基因发生变化。具有这些变化的细胞会产生改变的BRAF蛋白,从而帮助其生长。一些药物针对这种蛋白和相关蛋白:


Dabrafenib(Tafinlar)是一种称为BRAF抑制剂的药物,它直接攻击BRAF蛋白。

曲美替尼(Mekinist)被称为MEK抑制剂,因为它会攻击相关的MEK蛋白。

如果它们具有某种类型的BRAF基因改变,则这些药物可以一起用于治疗转移性NSCLC 。


常见的副作用可能包括皮肤增厚,皮疹,瘙痒,对阳光敏感,头痛,发烧,关节痛,疲劳,脱发,恶心和腹泻。

比较少见且严重的副作用可能包括出血,心律问题,肝或肾问题,肺部问题,严重的过敏反应,严重的皮肤或眼睛问题以及血糖水平升高。


针对具有NTRK基因改变的细胞的药物

极少数NSCLC在NTRK基因之一中发生了变化。具有这些基因变化的细胞会导致异常的细胞生长和癌症。Larotrectinib(Vitrakvi 拉罗替尼)和entrect inib(Rozlytrek 恩曲替尼)靶向并禁用NTRK基因产生的蛋白质。这些药物可用于晚期肺癌,该肺癌仍在通过其他疗法治疗,并且其肿瘤具有NTRK基因改变。

常见的副作用包括头晕,疲劳,恶心,呕吐,便秘,体重增加和腹泻。

少见严重的副作用可能包括肝功能检查异常,心脏问题和精神错乱。

免疫-免疫细胞.jpg

非小细胞肺癌是每年确诊患者数量最多的恶性肿瘤,晚期患者的治疗难度很大,随着靶向药物的逐步成功,现在患者的五年生存期已经开始延长,而且生活质量也有了很大提升,虽然仍有一些副作用,但与化疗相比已经大幅减少。

1

关键词

非小细胞肺癌 EGFR靶向药物 NTRK靶向药物 ALK靶向药物 ROS1靶向药物 BRAF靶向药物

010-59575756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