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抗癌新药强势登陆国内,最高延长4倍生存期!!

2020年01月18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其他癌症 乳腺癌

美中嘉和文章统一顶部.jpg

发现即晚期,是“特种”癌症最具杀伤力的技能,即使是央视名嘴、篮球明星也未能幸免。对于女性而言,卵巢癌便是“特种部队”的一员。由于早期临床症状不明显,75%的患者发现即晚期,晚期患者5年生存率仅为5%-30%,由此,卵巢癌的死亡率位居女性生殖系统肿瘤首位,严重威胁女性生命健康。


半分钟读全文

卵巢癌的治疗以手术、化疗为主,然而,多达85%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在完成化疗后复发。

尼拉帕尼(Niraparib)是一种口服PARP抑制剂,可促进细胞凋亡,靶向杀死肿瘤细胞。

尼拉帕尼可显著延长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生存期,提升临床疗效,改善生活质量。

尼拉帕尼具有“广谱”抗癌特性,有或无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均可获益。


诞生背景

目前,卵巢癌的治疗以手术和以铂类、紫杉醇为基础的化疗为主,然而,多达85%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在完成化疗后会复发。分子靶向药物研究的突飞猛进,为治疗提供了新的策略。近期,尼拉帕尼(Niraparib)在中国大陆获批上市,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为卵巢癌患者带来了新希望。

麻醉-笑-母女-拥抱.jpg


惊艳亮相,轰动全球


尼拉帕尼是一种口服PARP(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可致受损的DNA不能被修复,促进细胞凋亡,靶向杀死肿瘤细胞,是靶向药物研究的热点。


2016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无论是否有BRCA基因突变,与安慰剂组相比,尼拉帕尼均可显著延长铂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BRCA突变的患者延长了近16个月,PFS是对照组的4倍!!无BRCA突变的患者延长了近6个月,PFS是对照组的2倍多!!

抗癌药物新进展01-尼拉帕尼与PLACEBO对比-无BRCA突变.jpg

BRCA突变组:无进展生存期的Kaplan–Meier分析

图片来自参考文献1


也就是说,尼拉帕尼不仅抗癌疗效显著,也是第一个被证明能让非BRCA突变患者获益的PARP抑制剂,要知道只有约20%的卵巢癌患者发生BRCA突变,“广谱”抗癌特性使得尼拉帕尼脱颖而出。随后,尼拉帕尼分别于2017年、2018年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上市。

抗癌药物新进展01-尼拉帕尼与PLACEBO对比.jpg

无BRCA突变组:无进展生存期的Kaplan–Meier分析

图片来自参考文献1


续写抗癌传奇


2019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的一项纳入733例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临床试验显示,患者总体(有/无BRCA突变)的PFS:尼拉帕尼13.8个月vs.安慰剂8.2个月,在BRCA突变组中,尼拉帕尼组的中位PFS更是显著延长:21.9个月vs.10.4个月!!在24个月的中期分析中,尼拉帕尼组的总生存率高达84%!!

抗癌药物新进展03-尼拉帕尼与PLACEBO对比.jpg

BRCA突变组:无进展生存期的Kaplan–Meier分析

图片来自参考文献2


《柳叶刀》发布的研究显示,使用尼拉帕尼治疗后,在24周内获得部分缓解、完全缓解或疾病稳定的晚期卵巢癌患者,预期中位总体生存期可达28个月!!

抗癌药物新进展04-尼拉帕尼与PLACEBO对比.jpg

总体:无进展生存期的Kaplan–Meier分析

图片来自参考文献2


登陆中国


2019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中心的团队发表了尼拉帕尼在中国上皮性卵巢癌患者中的I期药代动力学(PK)研究结果:尼拉帕尼给药后迅速吸收,半衰期长,支持每天一次的给药方案,在中国患者中的PK曲线与白人一致、应用安全并且耐受良好。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底,尼拉帕尼正式在中国大陆获批上市,惠及中国卵巢癌患者。

医患交流-对话-问诊-讲解-咨询-询问.jpg


洋葱小结

尼拉帕尼作为一种口服抗癌药,疗效显著,可在家中服用,不仅能发挥临床治疗功效,无疑也改善了晚期患者的生活质量。如今,国内引入欧美抗癌药的速度越来越快,患者不出国门即可获益,未来尤可期^-^


参考文献

[1]Mirza MR,Monk BJ,Herrstedt J,et al.Niraparib Maintenance Therapy in Platinum-Sensitive,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J].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16,375(22):2154-2164.DOI:10.1056/NEJMoa1611310.

[2]González-Martín A,Pothuri B,Vergote I,et al.Niraparib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Advanced Ovarian Cancer[J].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19,381(25):2391-2402.DOI:10.1056/NEJMoa1910962.

[3]Zhang J,Zheng H,Gao Y,et al.Phase I Pharmacokinetic Study of Nirapar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J].The oncologist,2019,():.DOI:10.1634/theoncologist.2019-0565.

[4]Moore KN,Secord AA,Geller MA,et al.Niraparib monotherapy for late-line treatment of ovarian cancer (QUADRA):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single-arm, phase 2 trial[J].The Lancet. Oncology,2019,20(5):636-648.DOI:10.1016/S1470-2045(19)30029-4.

[5]Niraparib improves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in ovarian cancer[J].The Lancet. Oncology,2019,20(11):e615.DOI:10.1016/S1470-2045(19)30631-X.

[6]李可君,夏颖,岳秀英.卵巢癌中BRCA突变及PARP抑制剂的应用[J].医学综述,2017;22(10):616-618.

[5]叶明侠,孟元光.卵巢癌的靶向治疗新进展[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2019;11(10):30-32.

[6]闫振宇,买春阳,高 鹏等.Her2在乳腺癌和胃癌中表达的临床意义[J].中国免疫学杂志,2016,32(6):858-862.

[7]张国楠,黄建鸣.对卵巢癌治疗中PARP抑制剂适应证从BRCA突变到HRD、铂敏感变迁的思考[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9,35(5):551-553.

[8]黄馨禾,董丹丹,刘 倩.PARP抑制剂在卵巢癌治疗中的研究现状[J].医学信息.2019,32(21):26-29.

[9] https://mp.weixin.qq.com/s/u84VqoYadnVJTLaoMd5Z0A.


1

关键词

尼拉帕尼

010-59575756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