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2019年我国非小细胞肺癌精准治疗的现状

2019年10月10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肺癌

在癌症治疗中人们一直希望能够达到更精准,但由于癌细胞的来自本人的细胞突变,治疗中化疗药物难以做出准确区分。这样的问题直到分子学的上突破,对于癌症做出了不同分子分型的划分。由此也产生了新的抗癌药物——分子靶向药物。这类药物目前也分为多种,其中我国患者获益最多的就是非小细胞肺癌部分患者的靶向治疗。这部分患者算是进入了非小细胞肺癌精准治疗时代,因为靶向药物几乎只针对发生突变的癌细胞。

312962304.jpg

在我国非小细胞肺癌的精准治疗中,最为关键的就是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EGFR突变是中国和东亚国家中最常见的突变驱动基因,在肺腺癌中的比例可高达60%左右,在药物领域针对EGFR突变的靶向药物共有三代。另外还有ALK融合以及ROS1融合型突变非小细胞肺癌。

免疫-基因消除.jpg

EGFR突变

该类型突变主要集中在第18-21号外显子,其中19号外显子的缺失突变和21号外显子的L858r点突变是最常见的突变亚型,占所有突变类型的90%。第一代EGFR抑制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就主要针对这部分患者。将EGFR突变型肺癌的总生存提高到20~24个月左右。

第二代EGFR突变抑制剂为阿法替尼和达克替尼。研究者期望通过不可逆的共价结合方式,推迟耐药性的出现。结果可见,第二代药物对的抑制作用更好更强,但没有解决T790m耐药突变的问题。但二代EGFR TKI(EGFR酪氨酸抑制剂)首次证实了EGFR TKI一线治疗提高了敏感突变的总生存(达克替尼:19和21外显子突变;阿法替尼:19外显子突变)。

第三代EGFR抑制剂是奥希替尼,能有效地治疗一二代常见耐药的T790m突变(反式结构),同时奥希替尼还能靶向EGFR敏感基因突变(包括18,19,21突变),这也是目前国外将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的理论基础。奥希替尼使用后患者皮疹等副作用更小;最为关键的是,它对脑转移疗效优于其他的EGFR TKI药物。不得不说奥希替尼对于野生型非小细胞肺癌作用弱。


ALK融合型肺癌

EML4-ALK基因融合是非小细胞肺癌的第二常见致癌基因。即EML4-ALK基因融合在中国NSCLC患者中的表达阳性率大约在3.3%~6.1%,如果排除了EGFR突变,肺腺癌中ALK融合发生率可高达16.8%。

ALK融合基因抑制剂的特点是患者整体治疗效果好,时间长不易耐药。目前中国已有三款药物上市:包括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二代的赛瑞替尼和阿来替尼。克唑替尼是首个口服ALK抑制剂,同时也可用于e-Met和ROS1抑制剂。目前克唑替尼已使ALK融合型肺癌的治疗效果大大提高。

第二代ALK抑制剂活性更好,其中代表抑制剂盐酸阿来替尼在疗效上远超克唑替尼,中位PFS达到34.8个月,而且也有很好的入脑效果。使ALK融合型非小细胞肺癌真正成为可控的慢性病。

医学的检查.jpg

ROS1融合型肺癌

ROS1融合型肺癌只占非小细胞肺癌的1%左右,是第三个可靶向治疗的肺癌靶点。目前获批的药物仍是克唑替尼。其中2018年吴一龙教授等在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上发表的00-1201亚洲研究,克唑替尼治疗127例ROS1融合型肺癌,有效率达到71.7%,中位PFS为15.9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也依据这一临床试验批准克唑替尼治疗ROS1融合型肺癌的适应证。一旦耐药,可考虑使用赛瑞替尼。


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肺癌精准治疗将会不断的发展。在上面提到的EGFR和ALK突变,都有新一代的靶向药物在研制和试验中,对于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也会越来越好,逐步实现将癌症控制为慢病的目标。

0

关键词

非小细胞肺癌 EGFR突变 ALK融合 ROS1融合

400-007-7672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