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王源为什么不该在杨超越面前抽烟

2019年05月22日 作者:刘佳

所属类型

其他癌症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556.jpg

  “520”当天,TFBoys成员王源因聚会被拍到在公共室内场所抽烟。一时间众多粉丝呼天抢地,无法接受曾经劝父亲戒烟的单纯小男孩,一夜之间变成了动作熟练的老烟民,纷纷表示脱粉。


    但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同被拍到的杨超越虽然没有抽烟(至少在照片中没有),却被迫吸了二手烟,尤其还是在封闭包间内,烟雾缭绕的环境可想而知。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33.jpg

    当着女生的面抽烟,王源做了一个不好的示范。中国女性是全球范围内最不爱吸烟的群体之一,但在烟草消费如此普遍的大环境下,不要以为只要不吸烟,就万事大吉。她们常常被迫在各种场合吸二手烟。


    究竟烟草,给不吸烟的女人们带来了多少致命的影响?


不吸烟,但还是得了肺癌


    在20世纪之前,女性吸烟常常被视作是放荡和堕落的标志,美国部分州还出台了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吸烟的法律。到了1929年,在一次女性游行中,香烟首次被称作“自由的火炬”,成为妇女们挑战旧的社会秩序和争取平等权利的过程中的重要工具[1] 。


    由于这样的历史原因,加上烟草业乘胜追击的宣传营销,如今西方发达国家女性的吸烟率相当高。2015年,德国与澳大利亚的成年女性吸烟率均在三分之一左右,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2]。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36.jpg

2014年3月1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妇女在抽烟


    而中国女性的吸烟率,不仅比发达国家的要低,而且比绝大多数国家的都要低。


    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2015年,全球成年女性的吸烟率是6.3%,中国女性的吸烟率只有不到2%。女性吸烟率比中国低的,基本上是最穷的非洲国家[3]。


    不吸烟是一种健康的自我约束,本应该得到嘉奖。然而,中国女性似乎并没有因为“不吸烟”这项好习惯而获得足够的好处。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38.jpg

2016年5月31日,北京,一位女士在酒吧外吸烟。直观上来说,中国一线城市女性吸烟率似乎要比其他地方更高


    吸烟最重要的不良影响是诱发肺癌的发生,而吸烟也早被证实是肺癌的最大危险因素。然而,人们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中国女性虽然不怎么吸烟,但发生肺癌的概率却不匹配地高。


    根据2012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数据,在校准了年龄构成的因素后,中国成年男性的肺癌发病率排全球第19名。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要知道,中国男人是出了名的吸烟大户,2015年的数据显示,全球成年男性吸烟率是36%的时候,中国成年男性的吸烟率达到了48%[4]。


   而中国女性排全球第几呢?排第20名,和男性相差无几。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40.jpg

2014年5月7日,58岁的肺癌晚期女病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见离家出走5年的儿子一面


    另外,从未吸过烟的中国女性,罹患肺癌的可能性也比从不吸烟的中国男人要高。她们在吸烟上的极大自制,没有阻止肺癌登顶女性癌症死因的步伐[5]。


    而这些病人,在病痛中,除了自认倒霉外,也只能无力地发出“为什么”这样不甘心的疑问。


    对于从不吸烟的女性来说,危险常常就潜伏在日常生活中。


    香港大学的研究发现,在排除了可控因素之后,每天做5道菜、坚持20年的妇女的肺癌发病率是那些不常做菜的妇女的8倍以上,烹饪的次数越高,为家人付出的厨房时间越多,患癌的机会也就越大[6]。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42.jpg

2018年2月15日,江西赣州,一位母亲在准备年夜饭。许多人的厨房远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宽敞舒适


    中式烹饪过程中事先“热锅”的习惯,加上高温、甚至反复使用的油,促成了烹饪油烟中诱变剂和致癌物质的产生[7]。


    然而,仅凭厨房油烟,也是不足以解释中国女性癌症高发的原因的。最重要的一项危险因素其实很简单,但却常常被人忽略,那就是二手烟。


无处不在的二手烟


    全球每年有七百多万人死于烟草的滥用,其中有将近九十万的人却压根就不吸烟,完全是被二手烟害的[8]。


    王源或许会觉得抽烟是一种社交方式,或者觉得抽烟很酷,但抽烟其实一点都不酷。抽烟者散发的往往是烦人的烟臭味,而且还是让人减寿的移动扫把星。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45.jpg

2012年11月20日,重庆,八哥站在一名男子头上张嘴享受二手烟


    2011年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个研究认为,女性是二手烟的主要受害者。因为女性非吸烟者暴露于二手烟的概率大[9]。而且由于生理条件的差异,女性的粘膜对烟草烟雾更加敏感、更容易被诱发癌变。


    美国卫生基金会的调查研究发现,吸烟量相同的条件下,女性得肺癌的机会是男性的1.5倍;而不吸烟的人里,女性得肺癌的机会是男性的两倍[10]。另外,卫生部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也提示,受二手烟影响的女性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概率,也比男性要高[11]。


     虽然二手烟对女性肺癌的贡献比不上吸烟对男性肺癌的压倒性作用,但它的害处常常被过分低估。2013年,复旦大学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对中国女性来说,二手烟是诱发肺癌的室内污染因素中,非常重要的一个[12]。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47.jpg

2013年10月10日,河北保定,男子患病无钱治疗自锯病腿。图中这样的抽烟场景在大多数家庭都存在


    烟草致癌,主要是因为它们会损伤DNA,而女性DNA的修复能力较男性稍差;另外,女性携带有肺癌易感基因的概率也更高。除了诱发肺癌外,二手烟还有诱发下呼吸道感染、哮喘、心血管疾病等的风险[13]。


    更雪上加霜的是,对于二手烟的危害,中国女性的认知尤其不足。只有一半的人知道二手烟可以引起肺癌,而知道二手烟还能诱发心脏病的人只有四分之一,这些数据均低于同时期对男性的调查[14]。


    女性对二手烟危害的认知太低,因此,她们也更容易对二手烟采取容忍的态度。要不然,饭桌上遭遇二手烟侵袭的杨超越,也不会从头到尾一直吃。


那么,到底有多少不吸烟的女性被迫忍受着焦油燃烧后的致癌物?


    根据2004年世卫组织的调查,全球女性非吸烟者被二手烟荼毒的比例大约是35%[9];而2010年,国家烟草控制办公室的调查显示,15岁及以上的中国女性里,有七成的人长期暴露于二手烟中,其中大部分的人甚至是每天都要吸二手烟[15]。农村女性受害的机会普遍高于城市女性,山东某地区的调查发现,农村女性暴露于二手烟的比例甚至超过80%[16]。


    2003年11月,中国作为第77个签约国签署了世卫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按照公约的规定,签约国需要立法在室内工作场所、公共场所内全面禁烟。


    然而,大家感受到了禁烟的效果了吗?2010年国家烟草控制办公室的全国性调查显示,室内工作场所、公共场所的二手烟暴露率依然有60%以上,几乎是人人有份[17]。


    如果不是被拍到,王源在公共场所吸烟其实也不太会有人注意和制止。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48.jpg

2015年10月4日,北京。最严禁烟令已经实施,但还是很难禁烟


    公共场所的控烟难,工作场所的控烟更难。同事、客户甚至是领导在你面前吸烟,你除了偷偷在心里骂几句之外,还敢让他掐了不成?


    逢年过节,将烟草当作高档礼物的特色文化根深蒂固,集体吸烟依然被很多人视作社交、联络感情的方式。


    另外,由于拥有独立办公室的中国人并不多,加上工作场所常常狭小、不通风,因此,工作环境中的二手烟的影响尤其大。在重度二手烟环境下工作的中国女性非吸烟者,真的是在拿命上班。


连烟都不戒,还敢说爱我


    最残酷的不是在工作场所吸二手烟,最残酷的,是好不容易从外面逃了回来,但二手烟依然在家等你。


    根据卫计委的统计,有近七成的家庭存在二手烟问题,而只有6.3%的家庭能够做到室内完全无烟。研究人员调查了中国南部的数个省份,在三千多个受访的家庭中,近九成的吸烟者会毫不避讳地直接在家人面前吸烟[18]。


    更可怕的是,有八成的吸烟者会在未成年的孩子面前吸烟。二手烟可能会提高孩子们哮喘、白血病、淋巴瘤的发病率,虽然只有不到一半的学龄儿童知道“二手烟”这个概念,但大多数的孩子能够本能地意识到,二手烟不仅臭烘烘,而且对自己的身体是有害的[9][18][19]。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51.jpg

2014年5月28日,安徽合肥一所小学组织学生宣传禁烟


    不过,三年级孩子都无师自通的事,孩子们的父母似乎不知道。


    在2008年以前,中国境内烟盒的健康警示只有一行不起眼的“吸烟有害健康”,之后这个标识的字号有过几次稍微加大的调整,然而,研究表明,中国的烟盒警示并没有起到真正的警示作用,中国居民对烟草危害的认知程度,在全球几乎是最低的[20]。


    对于鬼迷心窍的吸烟者来说,孩子的健康并没有满足烟瘾重要,就连最娇弱的胎儿也不能幸免于难。中国孕妇的吸烟率极其低,但她们被迫接受二手烟的比例却可以达到60%以上,而且,丈夫就是二手烟的主要来源[21]。


    王源总有一天要长大、要结婚生子,抽不抽烟当然是他自己的选择,但希望他能在家人面前,做到不要让家人抽二手烟。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53.jpg

2004年9月15日上午8点,中国第一个戒烟门诊在上海开张了,在现场几个小时竟然无一人前来戒烟


    香烟在燃烧过程中生产的有害物质不仅会损害生殖细胞,还有可能诱发胎儿的畸形、智力低下甚至流产[22]。


    2016年,上海疾控中心的研究发现,假如所有孕妇都能够避开二手烟的污染,那么全上海市不良出生结局(包括早产、出生窒息、出生缺陷等)的数量将至少下降四分之一,人口生理素质立刻大幅提升[23]。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56.jpg

    2002年,丹麦和日本的一项联合生育调查发现,假如新生儿的父母双方都每天吸烟20支以上,那么孩子的男女性别比就会下降至0.823:1,即男孩只占45%。即使只有一方吸烟而且烟瘾不重,生出男孩的概率也会显著下降。而在正常情况下,新生儿中男孩的数量本来应该是比女孩要多的[24]。


    当然,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因为香烟的烟雾改变了胎儿的性别。研究人员推测,可能是携带有Y染色体的精子或男性胚胎更容易受到吸烟的致命伤害,因此,它们从一开始就丧失了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机会[25]。


    因此,不要说当着孕妇的面吸烟了,早在准备要怀孩子的时候,丈夫就应该提前戒烟了。


    这个研究对于中国人来说,可能更多了一层讽刺的意味。生育偏好调查显示,在中国,农村地区的人、教育程度和职业地位较低者,存在着更强烈的男孩偏好,而这些特征,和会在家里吸烟的人群高度重叠[26]。

微信图片_20190522181958.jpg

2014年11月5日,湖南怀化。两位村民边抽烟边聊天,聊聊最近村里有没有事情做


    也就是说,重男轻女的人,常常就是会在家里抽烟、从而降低生男孩概率的人。


    尽管在妻子怀孕后,丈夫常常会试着降低吸烟的数量,但2015年同济医学院的调查显示,这些烟民丈夫们能够做到的最大努力,就是将每日的平均吸烟量,从怀孕前的11支,稍微削减到了9支。有40%的丈夫曾经想过为了怀孕的妻子戒烟,但是其中一半的人连戒烟一周都坚持不了[21]。


    总得来说,从公共场所到工作场所,再到每个人的家里,二手烟就像幽灵一样笼罩着不抽烟的人。


    王源在公共室内场所当着朋友的面抽烟,看起来似乎只是做了一件不大的错事,但这件事其实体现了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女性遭受二手烟困扰的普遍事实。


参考文献

[1] The Torches of Freedom Campaign: Behaviorism, Advertising, and the Rise of the American Empire(2012) retrived from https://thesocietypages.org/socimages/2012/02/27/torches-of-freedom-women-and-smoking-propaganda/

[2] Smoking prevalence, females (% of adult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Data Repository ( apps.who.int/ghodata ).

[3] World Health Statistics 2015. 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GHO) data. retrived from https://www.who.int/gho/publications/world_health_statistics/2015/en/

[4] Ferlay J, Soerjomataram I, Ervik M, Dikshit R, Eser S, Mathers C, Rebelo M, Parkin DM, Forman D, Bray, F. GLOBOCAN 2012 v1.1,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IARC CancerBase No. 11 [Internet]. Lyon, France: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2014.    

[5] 陈万青, 孙可欣, 郑荣寿, 张思维, 曾红梅, & 邹小农, et al. (2018). 2014年中国分地区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 中国肿瘤, 27(1).

[6] Yu, & I., T. S. . (2006). 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oking fumes exposures and lung cancer among chinese nonsmoking women. Cancer Research, 66(9), 4961-4967. 

[7] Mu L, Liu L, Niu R, et al. Indoor air pollution and risk of lung cancer among Chinese female non-smokers. Cancer Causes Control. 2013;24(3):439–450. doi:10.1007/s10552-012-0130-8

[8] 世界卫生组织. 烟草-导致死亡、疾病和贫困的主要原因. retrived from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tobacco

[9] Mattias Öberg, etc. Worldwide burden of disease from exposure to second-hand smoke: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data from 192 countries. The Lancet. Volume 377, Issue 9760, 8–14 January 2011, Pages 139-146.

[10] Zang,E.A. and Wynder,E.L. (1996) Differences in lung cancer risk between men and women: examination of the evidence. J. Natl Cancer Inst. , 88, 183–192.

[11] 同样吸烟女性患肺癌比男性高3倍 肺癌将成全球女性健康最大“杀手” retrived from http://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18-08/27/052330.html  

[12] 苏佳, 穆丽娜, 俞顺章, 牛润桂, 韩小友, 刘力, ... & 张作风. (2013). 太原市肺癌病例对照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13] 于楠, 张喆, & 郭佑民. (2012). 女性肺癌研究的新进展. 现代肿瘤医学,20(7), 1500-1503.  

[14] 南奕, 王立立, 陈心悦, 冯国泽, & 杨焱. (2015). 中国女性对吸烟和二手烟危害认知及二手烟暴露情况分析. 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 23(6), 443-445.  

[15] 世界卫生组织. (2015). 中国无烟政策效果评估和政策建议.

[16] 袁利华. (2015). 中国女性吸烟, 二手烟暴露及其控制研究进展. 中国公共卫生, 31(10), 1268-1272.  

[17]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15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 retrived from http://www.chinacdc.cn/zxdt/201512/t20151228_123960.htm  

[18] Wang, C. P., Ma, S. J., Xu, X. F., Wang, J. F., Mei, C. Z., & Yang, G. H. (2009). The prevalence of household second-hand smoke exposure and its correlated factors in six counties of China. Tobacco control, 18(2), 121-126.

[19] 孙秉玺, 黄佩娣, 赵梦珠, 姚妍, & 周璇. (2016). 广州、佛山两地学龄期儿童家庭二手烟暴露及自我保护行为调查研究.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4(6), 649-652. 

[20] 姜垣, & 李强 [1. (2009). 2008 年中国烟盒包装健康警示效果评估 (Doctoral dissertation).  

[21] 林玲, & 陈江芸. (2018). 孕妇被动吸烟状况及其丈夫吸烟行为调查. 医学与社会(3), 32-34.

[22] Bradley D. Holbrook, The effects of nicotine on human fetal development, Birth Defects Research Part C: Embryo Today: Reviews, 108, 2, (181-192), (2016).

[23] 虞慧婷, 靳文正, 钱耐思, 姚海宏, 虞瑾, 郭寒冰, ... & 王春芳. (2016). 上海市女性二手烟暴露对新生儿不良出生结局的归因分析. 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6 年 10), 954-958. 

[24] Fukuda, M., Fukuda, K., Shimizu, T., Andersen, C. Y., & Byskov, A. G. (2002). Parental periconceptional smoking and male: female ratio of newborn infants. The Lancet, 359(9315), 1407-1408.  

[25] You, Y. A., Kwon, W. S., Saidur Rahman, M., Park, Y. J., Kim, Y. J., & Pang, M. G. (2017). Sex chromosome-dependent differential viability of human spermatozoa during prolonged incubation. Human Reproduction, 32(6), 1183-1191.

[26] 王鹏. (2015). 生命历程, 社会经济地位与生育性别偏好. 山东社会科学, (2015 年 01), 83-89. 


1

关键词

抽烟 癌症

400-007-7672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