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肺癌基因检测的必要性

2018年09月09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肺癌

众所周知肺癌是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居于首位的恶性肿瘤,普遍因确诊时多数患者的分期较晚,即使是放化疗结合治疗,总体5年生存率还是很低。随着医药研究的进步,医生在治疗时不但能够重注药物的疗效,也可以更多兼顾患者的生活质量了。越来越多的非小细胞肺癌的诊断和治疗已经进入了“精准医学”时代,在这里肺癌基因检测就成为精准医学的前提。肺癌基因检测对患者治疗和生活的改变显而易见。

药.jpg

肺癌基因检测与化疗药物选择


基因检测不仅仅只针对靶向药物,对化疗药物的效果也是起作用的。比如:

非小细胞肺癌目前常用一线化疗药物包括培美曲塞、紫杉醇(包括紫杉醇脂质体及白蛋白纳米紫杉醇)、多西他赛、长春瑞滨、吉西他滨联合铂类(顺铂、卡铂、奈达铂、洛铂)。

小细胞肺癌一线药物包括依托泊苷、伊立替康联合铂类。

化疗前进行基因检测可以判断药物敏感性及毒副作用大小,为临床选择药物提供依据。


培美曲塞检测TS’5UTR、TS’3UTR、TYMS,2R/2R和2R/3R型敏感性高于3R/3R型,-6/-6bp和-6/+6bp基因型化疗有效率显著高于+6/+6bp基因型,TYMS低表达患者化疗疗效较好。

卡铂、顺铂、奥沙利铂,检测ERCC1和BRCA1,两者都是低表达型者疗效好。

吉西他滨,检测RRM1,低表达型者疗效好。

长春新碱、紫杉醇、多西紫杉醇、长春瑞滨,检测TUBB3、STMN1,两者都是低表达型者疗效好。

依托泊苷,检测TOP2A,高表达型患者化疗疗效较好,低表达有较强的耐药性。

伊立替康,检测基因位点221G>A、TA6>7(UGT1A1基因多态性),AA型比GA型、GG型副作用增强,TA7型比TA6型副作用强。

检查2.jpg

肺癌基因检测与靶向药物的选择


肺癌基因检测更为人熟知的是与靶向药物的关系,特别是耳熟能详的EGFR靶点、ALK靶点。现在医生会建议所有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均应进行EGFR,ALK,ROS1等靶点的检测,以明辨突变状态,进而指导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手术切除和气管镜等获取的组织标本是最常见的用于检测的标本类型。其次,细胞学标本(如恶性胸水),也同样具有较高的可信性。对于难以获取上述标本的患者,可以通过血液ctDNA的检测,提示基因突变的状态。不过ctDAN的准确度不如组织标本。


对中国人非小细胞肺腺癌患者的研究结果显示:约有一半的人存在EGFR基因突变。它常见的类型有:19外显子的缺失、18及21外显子的单核苷酸的替换突变、20外显子的复制突变。上述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不同程度地从以吉非替尼(易瑞沙、伊瑞可)、特罗凯、凯美纳为代表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s的治疗中获益。20外显子的T790m突变与获得性耐药相关,可应用第三代靶向药物AZD9291(泰瑞沙)进行治疗。


ALK突变发生率在我国约为10%,发病率仅次于EGFR突变患者。晚期ALK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指南推荐可应用克唑替尼作为一线方案。今年代针对ALK靶点的二代靶向药物阿来替尼(原来有翻译艾乐替尼或阿雷替尼)。克唑替尼不仅具有针对ALK基因的药理作用,同时还对ROS1基因重排(有此突变的患者人数占肺癌总数的约1%),以及c-MET基因也有活性。


从医生角度看EGFR和ALK靶向治疗药物的出现,替代了传统化疗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优势地位。目前根据最权威的NCCN指南,非小细胞肺癌基因检测最好是检测8个基因:EGFR, KRAS, HER2, ALK, ROS1, MET, HER2, RET。未来随着医药研究的扩大,会有更多适合肺癌基因检测的靶点。


0

关键词

肺癌 基因检测 必要性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