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治疗三阴乳腺癌:PD-1/PD-L1药物联合其它各类药物的进展

2019年10月07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乳腺癌

在我国大部分乳腺癌患者治疗效果都比较好,但是三阴型属于目前四种分子亚型中预后差的。与其它的亚型相比,三阴型没有明确的靶点,也就没有适合的靶向药物。一方面有些研究者对三阴型乳腺癌做进一步的分型,另一方面希望通过PD-1/PD-L1药物联合其它药物进行治疗。由于PD-1/PD-L1抑制剂是通过释放T细胞的活性,刺激免疫系统工作,因此被认为更适合三阴乳腺癌。我们汇总了2019年全国肿瘤大会上的进展,看到一些方法很有可能取得“突破”。

患者照片.jpg

PD-1/PD-L1抑制剂联合PARP抑制剂

PARP抑制剂是通过阻断癌细胞DNA修复的发展速度来控制癌症的治疗药物,包括奥拉帕利,尼拉帕尼等。目前有研究利用这两种药物联合pd-1/PD-L1抑制剂治疗三阴乳腺癌。

MEDIOLA是一项度伐单抗(durvalumab,PD-L1抑制剂)联合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DE 研究。试验规模不大,在 30例胚系BRCA突变、HER2阴性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乳腺癌,其中57%的患者(17例)为三阴乳腺癌,30%的患者之前未接受过治疗。研究显示,durvalumab联合奥拉帕利治疗,在12周时的疾病控制率达到80%,超出预设目标(75%),这提示对于胚系BRCA突变的患者,在单药奥拉帕利的基础上增加durvalumab可能会进一步提高疗效。研究总体人群的客观缓解率为6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达到9.2个月冲位达到8.2个月。

另一项2期TOPACIO/Keynote-162研究则评估了帕博利珠单抗(可瑞达)联合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治疗转移性三阴乳腺癌的疗效。在46例可评价疗效的患者中,3例(7%)获得完全缓解,10例(22%)获得部分缓解,ORR及DCR只分别为28%和50%。值得注意的是,该联合方案在肿瘤组织BRCA突变型和野生型的患者中均有效,ORR分别为33%和43%,这提示该方案的疗效可能与患者的BRCA状态无关。


PD-1/PD-L1抑制剂联合抗血管治疗

2019年ASCO年会上公布的一项来自中国的II期研究评估了国产抗单抗卡瑞利珠单抗((艾瑞卡)联合多靶点抗血管生成药物阿帕替尼(艾坦)治疗转移性TNBC的疗效与安全性。该研究入组了 40例既往接受过三线以内系统治疗的患者,其中30例患者接受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持续给药,10例患者接受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间断给药。研究结果显示,该联合方案的安全性是可管理的。持续给药组有26例患者可评估疗效:客观缓解率ORR为 46.2%,疾病控制率DCR为 65.4%;间断给药组有9例患者可评估疗效:DCR为44.4%。该研究显示了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用于转移性三阴乳腺癌的潜力,目前开始进行III期临床试验。


PD-1/PD-L1抑制剂联合AKT抑制剂

依帕他赛是一种高特异性的口服加外抑制剂,能够与AKT的三种亚型相结合。PI3K/AKT信号通路被认为可能是肿瘤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产生耐药的机制之一,因此抑制PI3K/AKT信号通路可能逆转肿瘤细胞对PD-1/PD-L1抑制剂的耐药。

一项1b期研究评估了阿特珠单抗(PD-L1药物的一种)联合依帕他赛及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化疗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乳腺癌的疗效与安全性。在2019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公布了最初26名患者的治疗结果:ORR高达73% ,且可保证安全性。值得注意的是,该联合方案在PD-L1表达状态的各个患者亚组,以及在PIK3CA/AKT1/PTEN变异状态的各个患者亚组中均观察到缓解,这预示着AKT抑制剂与PD-1/PD-L1抑制剂可能有很好的协同作用。

朋友支持.jpg

除此之外目前已经获FDA批准的是PD-L1药物阿特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治疗转移性三阴乳腺癌。


对我国三阴乳腺癌来说,2019年或许是否极泰来的开始。利用PD-1/PD-L1药物联合其它各类药物是一个较容易改善现有状况的方式,除了已经批准的阿特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外,未来会有多种PD-1/PD-L1药物可能有好的消息,而且包括国产PD-1抑制剂。对于患者来说除了挽救生命,还可对不同的药物做出选择。

0

关键词

三阴乳腺癌 三阴联合治疗 三阴治疗方法

400-007-7672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