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这类肿瘤不手术或许更好

2019年08月11日 作者: Concord Medical 美中嘉和肿瘤防治

所属类型

其他癌症

微信图片_20190811120842.jpg

与其他癌症患者相比,患甲状腺癌的患者似乎幸运一些,因为它的五年生存率较高。但是,正因为这些,大众对甲状腺癌可能有点过于乐观。


今年发表在《Chinese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的一篇文章分析了2008年至2012年我国甲状腺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研究结果基于2008-2012年中国135个癌症登记处收集的癌症患者数据,发现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在整体癌症中排名第七,且2012年的发生率比2003年提高了4.73倍,在国际范围内也被认为是发病率增长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1]。

微信图片_20190811120846.jpg

甲状腺癌中国现状


中国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为:7.56/10万和0.52/10万。


甲状腺癌发生和死亡在性别、地域和年龄分布有明显的差别:发病率和死亡率女性高于男性;城市高于农村,东部及发达地区最高、依次是中部和西部;发病率在15岁后急剧增加,然后在50-54岁达到峰值,55岁后急剧下降,死亡率随着人口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微信图片_20190811120848.jpg

甲状腺癌的危险因素

1,家族史

2,过度放射性检查

3,碘摄入不足或过量

4,雌激素

5,肥胖

甲状腺癌的分型

1,乳头状癌,最常见,恶性程度低

2,滤泡状癌,50岁左右妇女多见,中度恶性

3,髓样癌,少见,恶性程度中等

4,未分化型癌,少见,高度恶性

前两种为分化型癌,约占甲状腺癌的90%以上,经规范化治疗后总体预后较好,10年存活率高达93%,但是其中的30%会出现复发和转移。


目前的治疗方式


目前分化型甲状腺癌均通过手术治疗,手术治疗方式分为甲状腺全切、次全切、全切联合淋巴清扫术治疗[2]。


甲状腺是一个血供非常丰富,与喉部神经、血管、甲状旁腺毗邻的器官,因此,甲状腺手术后经常会出现出血,喉返神经损伤导致声音嘶哑、呼吸困难,喉部干涸感,甲状旁腺损伤引起低钙、抽搐等术后遗留并发症。甲状腺全切术后,需要终身服用甲状腺素类的激素药。有很多患者在淋巴结清扫术后出现肩膀抬不起来,影响日常生活。


因此,手术治疗的不足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而最近提出的一种积极监测治疗可作为手术治疗的替代方案。


什么是“积极监测”


积极监测(Active surveillance)是甲状腺癌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乳头状甲状腺癌1cm或更小的尺寸,被称为微小乳头状甲状腺癌(PTMC)。据报道,尽管这类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正在迅速增加,但其死亡率非常低,并且观察到的发病率上升主要是由于PTMC检出率的增加。因此,美国甲状腺协会建议不立即手术可以作为观察一些低风险PTMC患者的一个比较合理的选择[3]。


积极监测的对象为1厘米或更小的乳头状甲状腺癌患者,没有任何淋巴结受累或扩散到颈外。诊断后的6个月进行超声检查,此后每年进行体格检查、颈部超声检查和胸部X光检查。如果其中一项检查显示肿瘤大小增加≥3mm或出现淋巴结转移,才建议进行手术治疗[4]。


最近,一项发表在《Thyroid》的研究对诊断为微小乳头状甲状腺癌的191名患者进行随机分组:积极监测组和甲状腺切除术组。通过三份问卷量表来比较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是否有差异。

微信图片_20190811120851.jpg

三分问卷量表包含了对健康状况(肢体功能,疼痛,精神状态等)、甲状腺癌患者特有生活质量问卷(神经肌肉,声音,吞咽等)及与疾病过程相关的恐惧和焦虑情绪等三个方面,然后患者根据自身状况进行评分[5]。


结果显示,手术组患者的生活质量状况明显低于积极监测组。表明选择手术治疗的患者健康状况不如积极监测组。

微信图片_20190811120853.jpg

因此,并不是所有的甲状腺癌和甲状腺结节患者都要立即手术,在治疗疾病的同时也要关注并重视生活质量。良好的生活状态更有助于抗癌哦!


参考文献

[1]Du L, Li R, Ge M,et al.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of thyroid cancer in China, 2008−2012[J]. Chin J Cancer Res. 2019 Feb;31(1):144-151.

[2]孙永欣,姜卫星,安文涛,赵睿.甲状腺全切、次全切、全切联合淋巴结清扫三种手术方式治疗对甲状腺癌并发症的影响[J].心理月刊,2019,14(01):148-149.

[3] Liu Z, Zeng W, Zhou L et al. Active surveillance for young patients with insular thyroid cancer: an initial and novel finding[J]. Am J Transl Res. 2019 Jan 15;11(1):176-187.

[4]Ito Y, Miyauchi A, Oda H. Low-risk papillary microcarcinoma of the thyroid: A review of active surveillance trials[J]. Eur J Surg Oncol. 2018 Mar;44(3):307-315.

[5]Jeon MJ, Lee YM, Sung TY et al.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apillary Thyroid Microcarcinoma Managed by Active Surveillance or Lobectomy: A Cross-Sectional Study[J]. Thyroid. 2019 Jul;29(7):956-962.



1

关键词

甲状腺癌

400-007-7672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