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肿瘤到底该怎么治?这4点禁忌一定要记牢

2019年07月22日 作者:美中嘉和肿瘤防治科普团队

所属类型

其他癌症

微信图片_20190722190003.gif

当肿瘤突然发生在自己或者亲人、朋友身上,很多人一时间都是手无足措的,不只是初诊断的患者,即使是已经接受了很长时间肿瘤治疗的患者,对于如何做能有利于治疗仍然没有头绪。

 

当然,有人会说,如何治的更好是医生的事情,患者帮不上忙啊!不,患者和家属如果能把握以下4点禁忌,同样能为获得更好地治疗出力。

 

1

忌过于追求治病速度


“尽快治疗”“越快越好”是很多患者治疗时的原则之一。确实,越早治疗越有可能控制住肿瘤的发展,但“欲速则不达”,早治疗是必须的,但一定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

 

对于每一位患者及家属来说,医学是不允许出错的。但事实是,世界上鲜有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错的事情,所以,不论处在哪种治疗阶段,都一定要给医生足够的时间进行病情的诊断,比如,在进行肿瘤确诊时,是需要依靠病理报告这个“金标准”的,而且之后所有的治疗方案都需要依据诊断进行制定,如此重要的一步,千万不要因为难以忍受等待的煎熬而不断催促医生,从容判断能够最大程度保证病理诊断的质量。

 

2

忌“心有不甘”,这常导致过度治疗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肿瘤意味着难以治愈,和死亡画等号(当然,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因此,出于想尽力治好的“心有不甘”,一些患者及家属认为“根治”就一定能保证万无一失,认为放疗、化疗多多益善,因此就会强烈要求医生如此治疗,而医生也通常会尊重患者的意愿[1],这便为过度治疗埋下了“伏笔”。

 

恶性肿瘤的过度治疗包括扩大手术范围、增加放疗剂量、延长化疗周期、过度靶向治疗等方面[2]。是不是真的多治疗一些,就一定能对患者的病情更有益呢?

 

其实不然,这里有试验数据就说明了这一结论。

 

手术

美国乳腺和倡导外科辅助治疗计划(NSABP)的B-06试验经过15年随访发现:保乳手术与改良根治术的总生存率、无瘤生存率、无远处扩散生存率都无显著性差异,但保留乳房对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来说,好处不言而喻[3]。


放疗

针对晚期肺癌放射治疗的试验RTOG0617试验结果显示,与标准剂量(60Gy)放疗相比,高剂量(74Gy)放疗并没有给患者带来更多的生存益处[4]。


化疗

在一项晚期结直肠癌的化疗研究中,将FOLFIRI方案化疗4个周期、间歇4个周期,与FOLFIRI方案连续化疗至肿瘤进展相比,两组的生存指标均无统计学差异[5,6]。


过度治疗并不一定能为患者带来更多的益处,还有可能会让患者面临并发症的危险。保持理性,配合医生,积极治疗,才是良策。


3

忌“善意隐瞒”,这无助于改善病情


肿瘤发生确实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大多数患者家属听到确诊肿瘤的消息时,为了避免患者太过于激动或者担心患者无法承受,会选择“善意隐瞒”。但是,这样的善意之举,真的能为患者带来实际的益处吗?况且,即使开始能够隐瞒住,随着治疗的推进,“真相”迟早会被患者知晓。

 

也许,患者更愿意一开始就知道真相。根据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一项对1023名中国癌症患者及家属进行的调查,90.8%的被调查中国癌症患者认为应该让早期癌症病人知道病情真相,60.5%的被调查癌症患者认为应该让晚期癌症病人知道病情真相。家属该怎样告诉患者这个消息,您可以听听这里的建议:《亲人得了癌,要不要告诉他?》

 

当然,真相也许会让患者出现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别担心,或许你也可以看一看美国癌症协会的建议:《美国癌症协会:超实用!肿瘤患者的“坏”情绪请这样处理》

 

4

忌诊疗碎片化,这难免会顾此失彼

 

诊疗的碎片化,是指肿瘤治疗的各个科室“各自为政”,不能为患者提供比较完整的治疗方案,这就导致患者在进行治疗时,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心中没有治疗的方案图,就如上阵打仗没制定“作战计划”。

 

要知道,不同的治疗方式之间可能会互相干扰,影响肿瘤治疗的效果。比如化疗时没有咨询放疗,化疗疗效不好后才想着去放疗,错过了最合适的治疗时机;再如,乳腺癌治疗时采用保乳手术,同期做了整形。可是不知道术后要做放疗,放疗会使填充物坏死、变形,整形结果就大打折扣,如果提前安排好治疗方案,可能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所以,建议患者在治疗前寻求多学科会诊(MDT),获取更加全面、更适合患者当前病情的治疗方案。

 

参考文献

[1] 钟华. 恶性肿瘤的过度治疗与避免[J]. 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7, 20(1):107-108.

[2] 安广宇, 王敏, ANGuang-yu,等. 恶性肿瘤的过度治疗及其防范[J]. 医学与哲学, 2013, 34(22):12-14.

[3] 秦洪真,李席如. 关于乳腺癌过度治疗问题的思考[J]. 医学与社会,2009,22(2):16-18.

[4] Bradley J D, Paulus R, Komaki R, et al. A randomized phase III comparison of standard-dose (60 Gy) versus high-dose (74 Gy) conformal chemoradiotherapy with or without cetuximab for stage III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Results on radiation dose in RTOG 0617.[J]. Asco Meeting Abstracts, 2013, 31(15_suppl).

[5] 徐建明. 重视晚期大肠癌的适度化疗[J]. 中华肿瘤杂志, 2007, 29(3):239-240.

[6] Labianca R, Sobrero A, Isa L, et al. Intermittent versus continuous chemotherapy in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 a randomised 'GISCAD' trial[J]. Annals of Oncology, 2011, 22(5):1236-1242.

 



2

关键词

肿瘤

400-007-7672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