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科普平台

一位年轻的乳腺癌患者在新加坡特殊而难忘的就诊经历

2018年05月31日 作者:美中嘉和

  那只是一次例行的体检,一年一次,平常不过,我也不曾想过会有什么波澜。但是,当我从乳腺B超检查的诊床上起身时,报告书上“右侧乳房外上象限可探及大小约0.8X1.1cm肿块”“不除外肿瘤”等刺目的字眼让我感觉天旋地转,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重重一击。B超医生没有回答我更多的问题,只是反复叮嘱我尽快就诊。怀着沉重的心情,我进行了钼靶、活检等一系列后续的检查,我多么希望这些检查能排除那个恐怖的猜测啊!然而,我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劫,病理结果为右乳浸润性癌。说实话,对于疾病的严重程度、预后效果怎样,我并不十分了解,但我本能地感到害怕。我才29岁,就要面临和思考关乎生死的抉择,这太残忍了!父母、孩子、爱人……阳光、鲜花、高跟鞋……我无法想象或许有一天会一觉不醒,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生命中的美好……

640.webp.jpg

  我的医生告诉我,很幸运,我的乳腺癌处于早期,我可以选择保乳手术加化疗的治疗方案,也就是说我不必失去右侧乳房,这对于一个年轻女性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幸运。但我承认我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尽管我知道医生会对我负责,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毅然选择了皮下乳腺切除。手术很成功,术后一切情况良好。

       

  可我心里始终不踏实,因为我属于HER2阳性患者。我了解到,这是侵袭性较强的一种乳腺癌。尽管肿瘤已经切除,但我想复发、转移等让人听着就毛骨悚然的潜在可能会成为笼罩在我头顶的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医生认为我的肿瘤发现及时,手术后使用曲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联合治疗就足够了,但我始终不能说服自己放松心情去配合治疗。我从微信的癌友群里得知,有一种叫做帕妥珠单抗的药物,可联合曲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来治疗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预后效果令人满意。但这种药物目前还没有在中国上市,许多癌友都通过海外就诊或代购的方式来获取该药。我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应该属于该药物的适应人群,它可能会给我带来好运。我将我的想法与医生进行了沟通,医生表示该药物在中国并未上市,因此对其临床使用情况及治疗效果并不十分了解,建议我到新加坡或香港进行咨询。

640.webp (1).jpg 

  经多方了解考证,我选择前往与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保持密切合作关系的新加坡泰和诚肿瘤医院。因为之前的病例翻译、医生预约等程序都已经在该医院位于北京的中国联络处的协助下完成了,因此整个就诊流程高效顺畅。在我抵达新加坡的第二天,就见到了我的医生,新加坡知名的乳腺专家罗医生。她是肿瘤内科的高级顾问医生,也是英国皇家内科医学院的学术委员。我向她说明了检查、治疗的整个经过和我的想法。罗医生态度谦逊,和蔼亲切,她仔细翻阅了我所有的病历,很干练地向我明确表达了她的两个意见,一是病历很全面,不需要做其他相关检查;二是病情较轻,不需要用帕妥珠单抗来进行治疗,原有的治疗方案已经足够。我向她重申了我的种种顾虑,近乎“诱导”似的想让她认同并接受我的想法。罗医生耐心听完了我的想法,她仍旧笑眯眯的,但口气更为坚定,她告诉我,尽管有句话叫做“久病成医”,但患者患病后“临时抱佛脚”毕竟比不得医生在长年累月的学习研究、临床治疗以及患者随访中所积累的宝贵经验。一个优秀的医生只会比患者考虑得更多更广,所以患者应该充分相信自己的医生。她还对我说,看诊不是推销,任何疾病的治疗都要充分考虑个体情况,新药、猛药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一位患者,我的病情与三药联合治疗的适应症并不吻合,因此医院无法为我提供该药物的治疗,这是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罗医生的一番话打消了我的疑虑,我甚至有点不好意思了。

640.webp (2).jpg

  就诊结束之后,我的Case Manager对我进行了回访。在表达感激之情之余,我也向他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再向贵院的合作方MD安德森咨询一下呢?”Case Manager会心一笑,“其实罗医生已经是亚洲乳腺癌治疗的知名专家了,但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可以把你的资料发给MD安德森的医生。”

  两天后,Case Manager向我转达了来自MD安德森的回复,与罗医生主张的方案完全一致。我的心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在到达新加坡后,我第一次有心情有兴致去欣赏这美丽狮城的夜景。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医院的位置恰好处于两座教堂中间,在夜幕的掩映下显得神圣而端庄,让人感觉格外安详。那个晚上是我患癌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个夜晚。

0

关键词

乳腺癌 美中嘉和

400-007-7672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问题反馈 |

联系电话: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 1801810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936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